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旅馆的故事 1-8
乱伦旅馆的故事 1-8
下午,百无聊赖的我正趴在快捷宾馆的柜台上,看着电脑屏幕上演着无
电视剧打开时间

  叮!手机传来微信的铃声,看是妈妈来的信息,我不禁一愣,点开一看是一
段语音信息,我犹豫着看了看左右无人,贴在耳朵边上打开语音,一段熟悉的声
音缓缓传出

  「李洋,明天端午,回不回来?速回。」

  这麽光明正大的事,我却弄得像做贼一样,自己鄙视了自己一会,秒回到,
「回去」

  但是刚刚要发出,却一阵犹豫

  我托手机反複的把输入好的字删掉,犹豫再三,一咬牙写到「妈,刘姐昨天
跟我请假回趟老家,店裏只有我跟小刘,今年就不回去了,有时间有一定回去。」
写完我没有给自己犹豫的时间,直接发出。

  不一会,妈妈回複到,这一次是打的字,并不是语音,「好的,照顾自己,
有空来电。」

  「好的,妈,你和我爸好好保重身体?」

  我盯着手机,良久也没有信息再次传来

  这一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妈总是有一搭无一搭的跟你聊着,说着就没有信
息,不过邀请我回去可是这麽多年来的第一次。

  我歎了口气,翻看着妈妈的朋友圈,都是一些花花草草的照片

  外面的天又阴了,后脑勺一道好像蜈蚣似的疤痕又开始又痒又疼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大雨随之落下,跟几年前一样的天气,我的回忆不免回
到那个同样大雨滂沱的日子。

  2013年8 月25日,这个日子永远铭记在我的生命当中,因爲就在这一天,我
强奸未遂,而受害人就是我的母亲。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三线城市之中,一家3 口,像千百万普通家庭一样,温馨
而平凡,父母也会因爲生活的琐事而拌嘴,到是却很恩爱

  父亲在一家国企化工厂工作,据说从高中毕业就一直在这家厂裏上班,他的
性格有些弱势,属于吃亏是福那种人,可能真的福如东海,爸爸的发小调到了他
们企业当头头,我父亲自然水涨船高,分房子这种事当然第一个考虑,成功的分
到一户57平米的小两室,结束了常年在平房居住的命运。

  我妈那年36岁,农村人可能结婚都比较早,以前上过班,从父亲调动工作之
后,就在家成爲职业家庭妇女,东北人的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可能是她爲人
处世很好,她的人缘非常好,记着搬家的时候,平房的那些老邻,有几个还摸眼
泪,我妈很白,什麽都不摸,也比有些摸了一堆东西的强,160 的身高,130 多
斤,不算胖不算瘦,一头到脖子的中发,主要她閑长头发收拾起来太麻烦,到是
她很适合这个发型,显得很干练,不知道还以爲她在某企业做白领

  而我简单的多,那时候的我,毫无特长,只是芸芸衆生的一名屌丝,上初中
了,还用的是老式诺基亚手机,除了能玩贪吃蛇什麽也没有,看着同学都用的什
麽三星,苹果,等,一大堆屏幕又大,功能还多的手机,我心裏充满了嫉妒,我
也有很多次要求我妈给我换一个智能手机,但是每次都遭到拒绝,还被殴打,她
的话永远只有一句「小孩子,玩什麽电话,你这个电话能打能接就行了,你得任
务就是好好学习」既然它不坏,就要想办法让它坏!

  诺基亚虽然抗的住我的折磨,也架不住时代的车轮,架的住时代的车轮,也
架不住卡车的车轮,当我把超薄的洛基亚拿给我妈看的时候,她被惊呆了,随后
我就挨了一波输出,我打挨了,目地也达到了,就是这个电话,让事情发展超出
了所有人的想象。

  踏浪这个手机牌子你们听过吗?我到现在都搞不懂,一个手机爲什麽叫踏浪,
防水的吗?

  当我妈把这个手机给我的时候,我失望了,原来是小姨夫换下来的旧手机,
昨天我爸去他家把他的旧手机带了回来,今天就交给我

  虽然有点破,我有点卡,好歹也是智能手机不是,楼上我同学家的wifi密码
我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有东西链接的上罢了,现在终于可以随了心愿,我迫不
及待的打开手机,一看到手机开机动画还是想笑,一片海洋突然浪花一开,一个
手机踏浪而行,虽然中途卡了几次,可是还能看出霸气侧漏的感觉

  晚上等父母睡觉之后,我偷偷躲在被窝裏,研究了一会发现,视频中是有文
件,直接点开,原本安静的房间突然从我的被窝裏发出「亚麻带,一库一库,啪
啪啪」突如其来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我急忙把电话关掉,躺在被窝裏装死,这如
果被我兇悍的老妈知道,不死也得脱层皮吧…

  等了好一会,对面的屋子只是传来爸爸鼾声,并没有人出来,着我才把心从
新装回肚子,当我把声音关掉,从新打开了那个视频,我觉得人生观颠覆了,以
前我只是听说过a 片,却从来没有看过

  这一刻女性的一切秘密,尽收眼底,哪个叫屁眼,哪个叫阴唇,啥叫阴蒂,
当那个男优把阴茎插进又拔出,一股股淫水从那个女优的阴道中流出,我沸腾了,
我的手不知不觉已经开始撸动着我的鸡巴,当那个男优开始加速,我觉得龟头一
木,一股股处男精液,随着手机裏那个女优的高潮一起突发,草草收拾收拾,昏
昏沈沈的睡了过去

  其实真正改变我想法的是手机浏览器中一个网站,我随手翻看着,当看到转
载乱伦区,我点了进去,一篇篇充满诱惑的名字,好像一颗一颗炸弹,轰碎了我
幼小的心灵,我好像落入水中的海绵,疯狂的吸收着裏面的水分

  以前我发誓从来没有把妈妈当成一个女人,开玩笑谁会对一个老虎有什麽想
法呢,但是看过那麽多小说的我,再次看妈妈就有一种,异样的目光,原来我妈
妈长的也很好,身材也很好,妈妈的奶子什麽样子?逼也像日本女优那样的吗?
也会流那麽多水吗?

  但是那时候之前以一种从新认识妈妈的意识看她,丝毫不敢跨区雷区半部,
只是躲在远远的观察,妈妈也一直没有发现什麽异样

  印象比较深的一次,就是因爲这次事情,让我欲罢不能,这一天天气很闷热,
妈妈做好了饭就去沖了个澡,在家她穿的也比较随意,一套篮球服,那种砍袖的,
并没有带胸罩,她一夹菜,胸前两团白花花奶子,就能若隐若现的看到奶头,一
股股香皂的芳香直沖我的鼻子,阴茎直挺挺的把短裤顶起一个帐篷,我坐直身子,
眼睛不自觉的瞄着她的领口

  这时妈妈突然说「你最近的学习成绩怎麽下降了?接着眉头一皱说」平时让
你好好坐着,你不听,吃饭你坐这麽直干什麽,油掉衣服上,你自已洗!「眼睛
对着我狠狠一瞪。

  被她一瞪,我心裏有鬼,手一软,筷子掉了下去被我用脚一垫,正好落在桌
子中心,我家的桌子是那种大圆圆的桌子,我脸顶着桌弯腰伸手在地上乱摸,却
怎麽也够不到,

  妈看我捡个筷子也磨磨唧唧的,一边扶着桌子,低头一看,「够不到,就蹲
下捡,你胳膊还没那麽长,桌子都让你推跑了」

  哦,我蹲下身子,我擡头一看,脑瓜子嗡了一声,妈妈翘着二郎腿,她本身
就白,一团黑色的毛发格外刺目,我揉了揉眼睛,想要记录下这个时刻,阴毛上
的还没干掉的水珠也没有逃脱我的眼睛,可惜妈妈夹着腿,没办法看到阴唇,但
是就这样已经让我热血沸腾,我本来有些软下去的鸡巴,瞬间笔直,甚至比刚才
还要大几分,「嘣嘣嘣」「捡个筷子也这麽慢,拿水沖一沖在用,你爸今天怎麽
还没回来?这个点应该都下班了呀」说着妈妈站起身子,我按住涨的发疼的鸡巴,
急忙的躲进卫生间,想着刚才的画面,闻着卫生间裏妈妈洗澡的留下的气味,突
然发现在水槽边缘,一根黑色毛发,我如获至宝的把它捡起来,闻着上面的味道,
狠狠的撸着自己的鸡巴,一股精液沖出,喷洒的到处都是日子就这样慢悠悠的过
着,高考临近,同学好像都是要踏上战场的士兵,而我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複习
上,我的眼睛只是紧紧锁定妈妈的一举一动,妈妈绝对想不到,那个畏她如虎的
儿子,已经完全把心思打到自己的身上,谁会在自己家还全副武装,妈妈可能还
当我是小孩子,而那根被我视诺珍宝的妈妈的阴毛,被我夹在新华字典裏,(现
在可能还在某个角落裏吧),慢慢的我不满足只用眼看,而是实际性的接触

  我认真查看了很多母子小说,有的太扯淡,儿子鸡巴一硬当妈的就淫兴大发,
如果都是那样这个世界得乱成什麽样子……

  我试过很多办法,其实那时候想法很单纯,没有想操妈妈的想法,只是想脱
下她裤子认真的看一下,阴毛以下是什麽样,跟a 片裏的是一样的吗?

  我努力的跟我妈套近乎,最多只是上街过横道的时候拉着我的手罢了,什麽
帮忙做家务,我妈嫌我笨手笨脚,「行了,你回去看书吧,越帮越忙,你看碗都
没刷干净」

  我赶紧说,「我这不是想帮你做家务麽,让你轻松点」

  我妈说「行了,你跟你爸少气我就行」

  下雨打雷,我说我害怕,想跟父母一起睡,我妈看着我说「怎麽越大越回去
了,以前不是爱看打雷麽(我从小就爱看打雷闪电,小学的时候住平房,我搬了
把凳子看了一宿闪电),回去自己睡去,都这麽大了还要跟父母睡,丢不丢人。」

  我爸这时候打圆场说,「算了,孩子高考以后就上大学了,想跟咱们多亲近
亲近,来!我爸一拍他身边的空位,跟爸睡。」

            2我赶紧夹着枕头逃跑了

  我看了一篇说因爲高考压力大,妈妈给手淫最后成功啪啪啪,我决定试一试,
「妈,马上高考了,我压力很大」

  我妈连头都没回一边刷碗一边说「本来也没干指望你考上清华北大的,尽力
了就行,你看楼上你刘姨家孩子,每次考试都是班级前3 名,人家不也在家天天
複习,你在瞅瞅你,整天抱着你那个破电话,都知道要高考了,还整天吊儿郎当
的,人家怎麽就没有压力了,行,明天让你爸带你去动物园溜达溜达,晚上在吃
顿烤肉,如果考不上,就去跟你二叔学开挖掘机去,有这个手艺将来也饿不死…
等等…」这不就是拿我当小孩子了吗,动物园,挖掘机,啥园啥机,我也没兴趣,
我如果这时候说,妈你给我手淫,可能我还没掏出鸡巴,就可能被打死,高考这
招失败。

  我也去药店买安眠药,一次两片,攒了三天,把六片安眠药撵成灰,等我爸
上了夜班,偷偷放在我妈晚上必喝的牛奶裏,我就兴奋的等着啊,等着啊,等着,
等……到最后我睡了,她还是醒着的,因爲她一趟一趟的跑厕所,来来回回的,
第二天她拉脱水了,把冰箱裏所有牛奶打包扔下了楼,像那些化学品的麻药,到
哪整去,就算买的到,高昂的价格也不是我那时穷学生消费的起的,迷奸失败。

  每个星期六,23点左右,我父母都会做爱,别问我爲什麽知道,做爱之前妈
会观察我睡没睡,给我盖盖被子,离开时随手关上我的房门,可能是怕我突然出
现,他们的房门每次都会反锁

  我光着脚毫无声息的打开我的房门,耳朵贴在父母的房门上听着,然而大多
数时并没有什麽声响,只有木床咯吱咯吱的声音,有时候运气好,能听到妈妈小
声的呻吟声,就是这麽一点轻微响动,对我来说已经相当满意,我闭着眼睛,想
象着那个画面,撸着自己的鸡巴,当木床的嘎吱声戛然而止,我赶紧拎着自己的
内裤躲回房间,躺在被窝裏装死

  不一会妈妈都会像小偷似的走出来,用手按着胯下往卫生间悄无声息小碎步
的急走,屋子裏传来爸爸呼哧呼哧的沈重的呼吸声,每次他们做爱我都都急的我
抓耳挠腮,但是又毫无办法,只有不停的撸动着自己精力,让自己不在胡思乱想

  有人看到着会问,爲什麽你没有对女同学下手而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自己妈
身上?

  因爲当时是韩国欧巴横行的年代,学校裏那些单眼皮的男生突然起快,尤其
我们班的一个逼人叫郑源,跟唱歌的那个同名,现在想起他我还有点反胃,这斯
长的有点像都敏俊欧巴,那女朋友一天换一个,那些傻逼,见到他就叽叽喳喳的
没完没了,他也真拿自己当明星了,整个大夏天的整个长袖的中山装,也不怕唔
出痱子,他家庭条件比我们这些屌丝好的多,一掏钱包全是红票,我爲什麽这麽
恨这个逼,不是因爲我兜裏都是五毛一块的,也不是因爲我那时候好像豆芽菜似
的,也不是因爲他帅,是因爲他打过我一耳光,后面会有他一笔。

  心裏的魔养时间长了就会诞生下鬼,当魔鬼成型了,不再是理智可以压制的
住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着,很快高考来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本身有点
底子,虽然这一阵子荒废了学业,高三主要也就是以複习爲主,每天释放掉多余
精力后,我从新拿起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报志愿的时候,爸妈给我选了当地的一间大学,说是离家近,没用的费用可
以省一些,星期六,星期天的还可以回家,但是我坚决反对,我故意选了一个远
离家乡的一家南方的大学,但是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在我的强烈坚持下最后父
母,主要是我妈妈,也就随我去了,别还没考试就因爲去哪让我分心

  我自己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我想逃避妈妈,整天面对着妈妈我会垮掉,在
多少个夜晚,给我送营养品的时候,一缕缕清香从她身上钻进我的鼻子,有多少
次我都忍住了推翻她的沖动

  三天的高考很快就过去了,我发挥的还算可以,考上那家南方的大学应该没
有问题,剩下的就是等待入取通知书的日子,而这几天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

  在入取通知书到达的那天,有人哭,有人笑,而我也如愿的考上南方的那所
大学,同学决定聚会一次,我确实不太想参加,第一,我跟这些人确实不太熟悉,
三年了有几个甚至都没说过话,只有两三个跟我关系不错屌丝,第二,每次去每
个人都要花200 块钱的份子钱,我家条件我说过了,很一般,就指着我爸一个月
的4000块钱,第三,因爲从考试完之后已经聚会过很多次,谢师宴,青春宴,各
种名字

  一人200 块钱,我妈把五百块钱叠好放进我上衣口袋说「把钱放好别掉了,
对了,几点回来?用不用你留饭」

  我有点讨厌她什麽事都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又不是小孩,怎麽可能丢,除非
遇到打劫得了,李栗说今天吃完饭去唱歌,怎麽也得晚上吧,不用给我留了,花
这麽多钱还吃不饱,那我就不去了」说着我呲牙一笑,妈妈也被我逗笑,一双丹
凤眼眼眯成一条缝隙笑着说「行,那你就去多吃点,我一会把你要带走的衣服收
拾收拾,省的到时候乱套」说着有些感伤的说「刚你考附近的大学你不听,非要
跑那麽老远去,怎麽翅膀硬了」我心说一切还不是因爲你嘴上却说「妈,你放心
我长大了,想出去见见世面,也不能一辈子窝家裏不是」妈妈随手在我脑袋上来
了一个脑瓜嘣「行呀,儿大不由娘了」

  可能是这次这个再见宴名字起的不好,从早晨开始阴云密布,刚坐下外面就
电闪雷鸣,当天聚会跟前几次不同,这次同学们都喝了很多酒当然也包括我,酒
我以前喝过,但是只是喝点啤酒,这次一人一杯42℃的白酒,三口下肚,可能酒
后吐真言,不一会这个暗恋那个的,那个又暗恋这个的,这时候班长于晓晓举着
酒杯,说了一番感人的话,当说到,我们5 年之后再见的话时,一仰脖大半杯白
酒干了下去,本来有些稚嫩白皙的脸庞,瞬间红晕了起来,一个女生都干了,剩
下这些人,也不好推迟,直接装成好汉样,都把自己酒杯裏的白酒干掉,菜过三
巡,酒过五味,每个人都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估计酒醒了,没几个人记住自
己说了什麽,本来说好去唱歌,但是四大桌子人,已经倒了一大半,唱歌的事只
能作罢

  刚出饭店门被风雨一灌,吃了一肚子的东西,已经吐的七七八八,感觉头晕
的更加厉害,随手打了一辆车,当我晃晃悠悠的回到家,已经将近4 点,天色好
像半夜似的,9 月份的天气好像冬天,被雨浇了个透心凉冻的直打哆嗦,钥匙兜
裏掏了几次也没有拿出来,我就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等了一会,并没有人开门,
我从新把钥匙掏出来,打开了门,门口码放着几个打开的行李袋,都是我的一些
冬天衣物,叠放整整齐齐,桌子上有吃剩下的几个菜,桌子下白酒和啤酒瓶子东
倒西歪,我喊了一声「妈」并没人回答,看来是不在家,我管不了这麽许多,抓
起桌子上一瓶雪碧,咕嘟嘟的灌了一大口,恶心的感觉强了很多

  我进卫生间,一股刺鼻的酒味差点给我顶出去,地上一大滩的呕吐物,我奇
怪的想,我不是在外面吐的麽,怎麽家裏也有,把身上的雨水擦干,简单的收拾
一下(用水管子沖沖)想回屋子躺一会,我的屋子和父母的屋子是对面屋,看见
我父母那屋卧室门开了一条缝

  我悄悄的推开门,妈妈正曲倦着身子,发出细匀的呼声,看起来睡得很熟,
从高考过后,我对妈妈肉体似乎没有之前那麽强烈,但是不代表没有想法,屋子
裏很灰暗,只有客厅的灯光亮着,如果是平时,我绝对不敢越雷池半部,能上酒
壮怂人胆,我对着熟睡中的母亲,踏出了邪恶的第一步

  我悄静悄的挪到妈妈床边,伸出头看了看妈妈,她是身子朝内躺着的,她头
发扎成小辫,红扑扑的脸庞上几丝柔贴在上面,嘴角留着一丝口水,一股浓烈酒
味从她身上散发,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夏凉被,一条腿露在外面压在被子上,妈
妈只穿了一条白色的三角裤,我伸出手提起被子的一角

  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从表面上看,绝对想不到妈妈屁股原来这麽丰满,
白粉色的臀肉被白色的三角裤紧紧的包裹着,阴阜鼓鼓的,接贴着大腿根的皮肤
有些发黑,几根阴毛透过内裤露在外面,我紧盯着妈妈的表情一边小心的把被子
挪开,不一会她整个下身都脱离被子的遮挡,蹲在床边,我用手机照着妈妈三角
裤边缘上的一条缝隙,能到看裏面黑黑的阴毛,阴唇若隐若现,我的头几乎顶着
妈妈的屁股,眼睛想透过那条缝隙钻进去

  我胯下鸡巴已硬的有些疼,心裏仿佛有个声音说,打开这个遮羞布,打开妈
妈的最后的遮羞布,她喝多了,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啊,错过了一辈子都没也没有
这种机会,而且她不会知道的!不行啊,这是我妈啊,如果被她知道,我非被打
死不可,如果就这麽退出去,我又不太甘心,心底两个声音不停的说着,最后欲
望战胜了理智,我一咬牙,我就看看!

  我伸出颤抖的手指勾住三角裤的一角,因爲紧张一下脱手,三角裤的皮筋抽
打在妈妈的屁股上,发出啪!的声音,我吓得赶紧趴在床边,按灭电话,大气也
不敢喘,房间裏只有我狂跳的心跳,以及妈妈熟睡的鼾声,等了几分锺,我好像
一个虔诚的信徒跪在床边,用两支手指捏着三角裤一边,一边听着妈妈的呼吸,
一边轻轻的慢慢的把三角裤拉开,还好内裤的质量不错

  当妈妈整个蜜穴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那丰满屁股,高
耸阴阜,黑亮的阴毛,有些褐色大阴唇微微闭合在一起,两片小阴唇像花蕊似的
矗立在大阴唇内一左一右合在一起保护着妈妈迷人的蜜穴,整个阴户好像一朵含
苞待放的百合花,一股股香皂的清香夹着一股说不清的味道,充斥着我的大脑,
我贪婪的用鼻子贴在妈妈的蜜穴处,深深的吸了几口,我实在忍不住这种诱惑,
对着妈妈的阴户吻了下去,我用鼻子轻轻拨弄着妈妈柔软阴毛,嘴巴一寸一寸亲
吻着妈妈的阴户,我把她那滑溜溜的小阴唇含在嘴裏仔细的品尝着它的味道,当
我的舌尖舔过蜜穴处一个凸起的小疙瘩的时候,妈妈身子突然一颤,我突然意识
到这是什麽,我收回正在往阴道裏塞的舌头,一口把她的阴蒂含在嘴裏,轻轻的
吸着发出,啾…,妈妈身子开始不自觉扭动起来,我满脸淫液的脸赶紧离开她的
身子,我擡起头看着妈妈,她紧闭双眼,脸色一片潮红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留下,
妈妈半着嘴大口的呼吸,本来侧着的身子缓缓变成平躺,身上盖着的夏凉被也被
翻在地上,露出一对满是汗水微微发红的双乳,一毛钱硬币大小乳头在顶峰耸立
(我妈睡觉,从来不穿内衣,我也经常见,看见。),妈妈嘴裏喃喃的呻吟,嗯
嗯,舒服,强子(我爸爸),舒服,嗯…快,快……我赶紧放开勾着她内裤的手
指,在不松手我的手就会被她压在屁股下面,她的腰越扭幅度越大,两条大腿来
回的摩擦着,屁股一起一落,手臂无处安放般的左右乱动,一对奶子也随着她的
摆动,左摇右晃,随着她的扭动,那恢複原位的白色内裤一会就出现一圈水渍,
我脸上都去妈妈爱液的气味,混合着我的汗水和酒精,这个味道似乎能让人疯狂,
我红着眼伸出手,我一把抓住妈妈那条风雨飘摇的内裤把它拉倒小腿处

  我用手轻轻顺着妈妈来回摩擦的大腿缝隙上来回划着,一点一点妈妈慢慢的
打开大腿,当妈妈的蜜穴从新出现在我的眼前时候,她已经呈m 形,整个阴户不
知道是我的口水还是她的淫水抹的亮晶晶的,肥厚的大阴唇充血已完全打开,上
面的阴毛东倒西歪的黏在上面,小阴唇有些微肿大开着,赤红色穴肉中,一股一
股爱液正从裏面流出,紫红色的阴蒂好像要滴出血来

  我把我的内裤一脚踢飞,跳到妈妈的双腿之间,我扶着妈妈的膝盖,居高临
下看着这个已经全裸的女人,我一边把玩着妈妈的奶子,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
觉,这个人是从小到大经常打我的那个母老虎吗?这个人是那个没事就絮絮叨叨
女唐僧吗?这个人是那个一直照顾我起居给我做饭的保姆吗?这个女人是我妈妈
吗?,当我扶着鸡巴顶开妈妈那湿滑的蜜穴,当龟头感受着妈妈阴道中那一层层
皱褶

  (这一阵子世界杯,店裏很忙,我也只能抽空用手机写点,晚上更没时间,
你懂的,可能错别字很多,非常抱歉,这个不是在任何人那拔下来的複制品,是
本人的原创,其实写这个东西太费脑子了,我的故事其实没这麽複杂,很简单,
到是简单了不精彩,精彩了又太难,在已有的基础上在填一些东西很不容易。)